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难以启齿 > 第6章

第6章

晏丛德好不容易把江璟哄得情绪安稳了些,躺下安静了许久,突然听见背后传来江璟的声音: “先生,晏随很讨厌我,他……他羞rǔ我……”

她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敢说这番话的。

晏丛德转过身,“他是不是说了什么冒犯你的话,他这小子脾气很差,我明天说他,你也算他的长辈,我会让他尊敬你。”

“好,谢谢先生。”江璟并没有感到安慰,晏丛德说完后她就深深地后悔了,她想了那么久,还是说错了话。

第二天早上江璟又洗了一遍澡,晏丛德随口问她原因,她编了个谎言,说昨晚不小心把果汁撒到了腿上,晏丛德毫无怀疑。

五一放假这几天晏丛德和几个老朋友有小聚,白天不会在家,他担心这种饭局会让江璟尴尬,就留她在家好好休息。自己用过早饭便坐车走了。

晏随和昨天说的一样,没有吃早饭,日上三竿了才下楼,江璟在花园里隔着玻璃远远看见他进了厨房,和阿姨有说有笑,差点把手中的娇嫩的花枝碾断。

昨天的事发生以后,江璟彻底断了要和继子保持和睦关系的想法,她现在求的,是他们彼此不理,当陌生人最好。

可是晏随和她的想法恰恰相反,他偏爱往她身边凑。看见美人小妈在花园里赏花,他就忍不住要端着咖啡跟出去。

江璟见他过来,慌不择路,转头要走。

晏随叫住她:“小妈早上好啊,今天天气还不错,小妈觉得呢?”

江璟一个字也不想回他,但是旁边有培花的花匠,还有在一旁督工的管家,她悄悄捏紧拳头,闭了闭眼,费力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挺好的。”

“嗯,要来一杯咖啡吗,我刚煮的,很不错。”

他的语气充满了青年人的朝气,落在此刻江璟的耳朵中,都是讽刺。为什么要跟她说话呢,是还没羞rǔ够吗。

“不用了,谢谢。”

她拢上了自己的外套,避开他,往反方向走,走到一个亭子才停下来,坐下,呆滞地看着一边繁密的灌木丛。灌木丛上点缀着漂亮的花朵,江璟却没心思欣赏,她只是盯着,放空自己。

什么样的人能做了坏事还心安理得,只有变态会这样吧。

“小妈有什么心事吗?”

yīn魂不散。

现下四周没人,江璟眼神和语气中都里充满了防备:“你gān什么。”

“当然是来和小妈说说话,免得小妈什么都憋在心里,把自己憋坏了,我爸会心疼。”

“不用你假情假意。”

晏随不解地皱皱眉头:“我做了什么事得罪小妈了吗,你怎么跟我说话夹枪带棒的。”

“昨天你……你明知故问。”

“昨天怎么了?”

晏随仰着头,作回忆状,苦思好一阵,也得不到答案,无辜道:“昨天小妈不是说不生气吗,怎么说话不算数,还和我计较。”

他的语气带着迷茫和探究,江璟的思绪乱了,难道晏随不记得了……或许昨天只是他酒醉,放大了心中的恶意才对她做了那样的事。

“我有点头疼,先回去休息了。”不管晏随记不记得,反正她看见他会慌张。

晏随端起咖啡杯小嘬一口,望着她的背影,嘴角浮现一抹淡笑。

家里煮饭的李阿姨的女儿特意从老家赶来和母亲团聚,早上收拾好厨房她便向江璟请辞,说要带着女儿好好在A城逛一逛。江璟和她提了几个好去处,还给她女儿订了机场接送服务,阿姨喜笑颜开,谢过她拎着包走了。

江璟是真的感到有些头疼,上楼睡了一会儿,下来看见晏随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似乎是故意在等她,看见她就立刻招手叫她过去:“小妈醒了,过来尝尝我做的虾仁浓汤,我口味重,怕你觉得咸。”

昨天的回忆提醒着江璟不要靠近他,所以出于自我保护,她没过去,淡淡说:“我都可以,辛苦了。”

“尝尝吧,第一次给小妈做饭,希望小妈喜欢。”晏随人长得极其标志,笑起来的时候单纯美好,江璟往后退了一步,眼眶发热,那昨天他……

江璟不动,晏随就主动靠近,他在围裙上把手上的水擦gān净,轻轻扶住江璟的肩,一碰到她的身体,他能感觉到她肌肉瞬间绷紧起来。

这么怕他。

晏随知趣地松了手,垂眼:“管家说我做得很好,我怀疑他哄我高兴,你尝尝。”

说完舀了小半碗,配上一个调羹,端给她,“小心烫。”

江璟仰头望着他的眼睛,澄澈无辜,半点坏心思也窥见不得,她呆呆愣了好一会儿,晏随始终殷切地举着汤。

“谢谢……”

她忐忑接过,捧在手里等了一会儿,晏随笑着,在等她给答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