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难以启齿 > 第48章

第48章

“总有机会。”

“我想不出一个场合能允许我戴它,晏随,别为我这些钱,我猜它一定很贵……”

晏随打断她:“婚礼,婚礼的时候可以戴。”

这句话说出来,晏随和江璟都沉默了。

良久,晏随抓起她的手,让她靠近,“单纯当藏品也不错。你就这么不喜欢,连试试都不愿意。”

“喜欢的……你帮我戴上吧。”

晏随的情绪缓和不少,拿起项链,让她背对自己,小心翼翼给她戴好,捋顺她的头发,在她的后颈落下一个吻。

江璟转过身,摸着胸口的浅huáng色钻石坠子和周围的复式钻石链条,只觉得这条项链沉甸甸的,栓在她的脖子上,压得她喘不过气。

“很美。”晏随看着她的眼睛,赞美道。

那天晚上晏随还是没忍住,和江璟做了,不过动作轻柔了很多,就算是这样,江璟还是疼得哭泣,后来接纳第二次she进身体的jīng液时,她连哭也哭不动了,哑哑地喊他的名字,缩在晏随的胸口里,依赖他温柔的事后安抚。

晏随高兴得要命。

第30章 离开前奏(1)

事情和预想中的一样困难。

江璟下午在一家咖啡厅见到了沈律师,小心翼翼将从晏家装起来的材料jiāo给他一一过目,他翻看完毕,表情有些jīng彩。

“签证的事情不难办,签了委托书之后江小姐就不用担心。目前江小姐首先要做的,应该是和你的丈夫协调离婚。意思是你现在就要明确告诉你的丈夫,你有离婚意向。如果他不同意离婚,我们可以提起诉讼,一旦进入诉讼程序,就意味着,江小姐之后必须展示你们婚姻破裂的证据……江小姐的难言之隐,实在很难对任何人隐瞒。”

江璟听着他的分析,周身的血液都冷了下来。她也知道应该告诉先生,他们的婚姻要到头了,可是叫她怎么开口,先生dòng若观火,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以后,她就该声名láng藉,被先生唾弃了。

她呆滞地点了点头,“让我再想一想……”

“你的丈夫晏丛德先生赠与过你公司股份,你们在经济上并不相互独立,以后也会涉及财产分割的问题,如果双方意向不能很快达成一致,时间会拖延得更久。”

“我不要那些!”江璟骤然高声,“我不要股份,可以很快把它转让出去吗……?”

沈律师扶了扶眼镜,“可以。江小姐打算转让给谁?”

“把股份还给先生……不,我想一想,如果我决定不离婚了的话……就转给先生的儿子吧……”

“好,等江小姐考虑清楚,我随时会准备好转让合同。”

“麻烦沈律师了,我会尽快给你回复。”

“嗯。江小姐签一下这些委托书,我之前也帮人代办过签证,相信事情会进展得很顺利。”他把一叠委托书推过去,递给江璟一支笔。

江璟签每一个字前都会把文件从头到尾看一遍,确认没有问题才会签,不是她不信任自己的律师,而是不希望再给自己找麻烦。

“签好了。”

沈律师一一看过她签的文件,“好的,都没问题了。我的建议是,目前对于江小姐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尽早离开中国对吗,所以你其实不用考虑太复杂,离婚的事情以后也可以办,不一定非要现在bī着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走程序。当然,我只是建议,江小姐有任何具体的需求随时联系我。”

“好……谢谢沈律师。”

江璟看着他收拾完东西先走了,她又在咖啡馆里坐了一会儿。

千言万语在脑子里同时呐喊出来,江璟的心又乱又杂,她想离婚,可是离婚困难重重,可是不离,不离不行,她不敢纠缠先生……

江璟回到车里,晏随电话随之而来,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接起。

那边没说话,她一直等着。

终于晏随开了口:“你在街上。你那边有噪音。”

江璟沉住气:“嗯,想给爸妈买一点东西再回去,现在都买好了,我正要走。”

“买了什么礼物?”

江璟无力地后仰,放松身体,“……逛了一会儿,没买到我觉得合适的礼物,就买了菜回去,回家给他们做顿饭。”

晏随悠悠道,“很有孝心。”

彼此沉默了一阵,突然,话锋一转,“但是我没看见你打开过后备箱,江璟……出来私会野男人很开心是吧?”

“你!”江璟顿时弹起身体,警惕地环顾四周,惊惧惶恐。

“猜猜我在哪儿。”

“不要猜,你放过我,你放过我……”江璟像在切实经历一场梦魇,她想逃离这个恶魔,太可怕了……

“砰砰砰——”

砸车窗的声音从副驾驶边袭来,手机从江璟的手上滑落,她转身看着窗外的晏随,两行无声的眼泪流得轻而易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