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难以启齿 > 第55章

第55章

江璟睡下了,江家主卧的灯却亮了一夜,二位老人一夜都没合眼,后悔当时同意女儿嫁给晏丛德……他们只是考虑,找个年纪大一些的更体谅人会疼她,江璟被他们自小娇养,嫁出去也不能吃苦。

没想到嫁进了龙潭虎xué了。

昨夜晏家乱作一团,当晏承光到了晏家的别墅,晏随已经挨满了二十鞭。他后背和前胸皮开肉绽,剧烈的疼痛从四面八方侵袭大脑,他低着头,还保持着跪姿,脊背笔挺,双拳紧握。

晏承光一进门晏丛德便让开了位置,请老爷子上座。晏承光略过众人拥护,走到晏随面前,抬起拐杖狠狠敲在他的胯骨上。

“呃……”

紧实的木棍敲在骨头皮肉上,铁人也难扛,晏随的身体歪着,一只手拄在地毯上。

“连你老子的女人也敢睡,该打!我说你怎么不喜欢赵倾妍,是不是早就对那个江璟动了歪心思!”

晏随艰难动了动喉咙:“是……见赵倾妍以前,就睡过了……”

晏承光气得胡子乱颤,抬手又给了他一拐杖,这次打在后腰上,晏随趴下,双臂撑着身体,腰间疼痛无比,喘息不停。

晏丛德走上前扶着自己的老父亲,提醒道:“晏随说他,爱那个女人……”

“爱!他懂什么是爱,再给我抽他五鞭子,不,把他抽醒为止!”

一边的管家拿着鞭子的手软了,他替晏随求情:“少爷他的身体支撑不住了,再打该晕过去了。”

“不打他记不住教训,我看他就是很久不挨打,才敢乱来,打,别把疤留到明显的地方,他还要出去见人。”

晏承光坐到他正前方,双手拄着拐棍,怒视着这个不争气的继承人。

晏随一点一点撑起腰,看着晏承光,解着自己的扣子,衣服碎屑粘黏到了破开的皮肉里,他一把将残布从身上撕扯下来的瞬间,俊朗的五官痛苦地挤在一起。

很疼。

有人说jīng神上的折磨更可怕,但晏随从来不这么认为,那是有人没尝过晏家祖传的肉体折磨。在这个书房里,无数在棍打鞭抽下,能将一个傲骨铮铮的青年打得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跪地求饶,手指都抬不起来。

晏家上一个这么挨罚的人是他的小叔,腿都被打折了,和晏家断绝了关系。晏随在想他的下场又是什么,断手还是断脚,断命不至于,他是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晏家光荣的继承人。

“我想请爸跟江璟离婚……我要娶她。”

挨打总要有个好由头,不然施bào者会忘了自己为何而打,那他的打也算白挨了。

“你们看看,他到现在还在异想天开,想娶他爸娶过的女人!简直不把晏家的尊严放在眼里,给我打!”

管家咬紧牙关,走上前,闭上眼,照着晏随的肩膀狠抽了实心的一鞭子。

“啪——”

紧接着是第二鞭。

“啪——”

第三鞭。

“啪——”

第四鞭。

……

晏随忍耐的痛呼夹杂着鞭子劈开空气的爆裂声,让闻者心惊肉跳。

晏随已经过了那个害怕每一鞭子落下的阶段,疼痛虽然难以忍受,但是却可以适应,他惊人的忍痛力自小就被培养。

只是人在陷入爱情之后,人的情绪会变得软弱,他脑子里原本该什么也没有,只存在真实而深刻的疼痛感,但是此刻他的血是热的,他想到了江璟。

希望她今天回家能睡一个好觉。

他要娶她,听她叫自己老公,陪着她怀宝宝,他们会离开这里,安一个新家。

明天他就想见她,不知道能不能……

想象太过美好,衬托得此刻的处境更加艰难。晏随这辈子第一次想求饶,他不想残废,他想要自己完整健康地拥有江璟。

所有人都能看出晏随的脸色开始灰白,血气方刚的年纪,唇上却一点血色也没有。

但是没有人叫停,直到晏随倒下,最后一鞭还毫不留情地落在他的侧腰,那个地方被重复鞭打过,都是血痕。

……

他的脸贴着地毯的瞬间,他在心里骂自己懦夫,因为在心里,因为江璟,他已经求过饶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