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难以启齿 > 第85章

第85章

江璟陷入了极端的矛盾,思想剧烈争吵,她现在不想继续手术,不是因为什么高尚的借口,大部分源于自私,她怕死,人没有几个敢直面死亡。

她用力去拽那扇门,门开了,她想外面走,门口两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她都认识的,晏丛德身边的保镖,在巴西遇险之后,他们一路负责保护她和晏丛德的安全。

“江小姐,手术不结束,您不能出来。”她被狠狠地推了回去,摔倒在地上,腹部狠狠震了一下,江璟捂住肚子,半条魂都散了。

另一个保镖揪住她的头发,拖着她,粗bào地把她甩到病chuáng上,动手撕烂了她的下半身的裙子,拽烂她内裤,拉开她的双腿,用皮带扣固定死两边的小腿。她就这么双腿大敞对着那个医生,江璟在这一刻,绝对确定了,她宁愿投入晏随的怀抱,也不愿意被这样对待。

她尖叫挣扎着,恐惧的大手紧紧攥住了她的喉咙,她的嗓音嘶哑至极,“不要……不要……停下……”

然后她的嘴也被堵上了,被戴上调教奴隶才会使用到的口球,咿咿唔唔的喊叫声根本无济于事,她像犬类动物一样口水四溢,瞪大眼睛被摁住双手注she麻醉剂。

医生扔了针管,看了看两人,拿起剪刀把她的下半身残破的裙子全部剪,尽量使切口整齐,他用葡萄牙语和江璟说话,像是最后宣言。

“我将带走你的女儿。你需要知悉,你身处葡萄牙境内,堕掉孕期24周的婴儿,你是在违法犯罪,和我这个执行者一样。”

江璟发不出只言片语,当冰冷的手术仪器触碰到她的下体时,她闭上了眼睛,也许是安然接受了自己的宿命。

十几分钟之前。

里斯本的和平社区差点发生了恶行帮派火拼事件,晏随就是这场矛盾的焦点。在他被塞进另一辆车后,刚刚驶出一百来米,后面撞上来一辆车,将车bī停,从后面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人,他胸口纹了大片骇人的龙纹身,走近,掏出枪抵住了司机的头。

王秘书从后座下来,拉开后座,查看晏随的状态,再站直身体,“这是在里斯本的街上,晏家从来不想在里斯本留下恶臭的名声,更加不想给中国人或者华人群体抹黑,只要你们把小晏先生jiāo给我,就可以自由离开。没有火拼,没有群架,用一个和谐的方式处理问题,我想你们的家人也希望如此。”

一行人不服气到手的目标飞走,但是脑袋上指着枪,谁也不敢说不。

晏随很快被转移到年轻男人的车上,他从后备箱里找到一个箱子,翻出一剂药,照着晏随的脖子注she了一针。

黑色的豪车在里斯本笔直的大道上飞驰起来,晏随仰躺在后座,闭着眼睛神色痛苦,额前的头发全部被汗水浸透了,他喉间发出痛苦的呜咽声,身体依旧很僵软无力。

他艰难睁开眼,见身边多了一个胸口纹身的年轻男人,男人开口说话了:“晏先生,等下我进去去救江小姐,你这样行动不便太危险了,对方可能有枪。”

晏随如同身受数箭的雄狮,挣扎着发出一点嘶吼:“我……爬也要进去……谁敢动她。”

“安华会那边就近派人去了,你不要冲动。”副驾驶的王秘书胸膛也在剧烈起伏,情况实在太过惊险,后怕有余。

“我清醒得很……”晏随几乎要咬碎了后槽牙,用尽全身力气直起腰,他甩甩头,用手掌拍打头部,努力想恢复方向感。车内除了男性的粗喘声,还填满了无边的急躁,晏随的情绪感染了每一个人。

急速刹车的声音响彻大街,他推开车门,忍住肌肉的抽搐和痉挛,瘸着腿,跟在年轻男人后面片刻不停往前跑,一边跑,他一边摸自己后腰的枪,枪还在,谁也动不了江璟。

晏随被自行车撞到,他不管不顾爬起来,浑身是泥,继续往前走,拐进一个那个偏僻入口,当他在走廊的尽头便高高举着枪往这边走,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王秘书叫了他一声,他听不见,他推开那些保镖,下一秒看到的场景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在很多年以后,也常常出现在他的噩梦之中。

江璟被束缚在手术台之上,下身完全luǒ露,双腿大张,腿间一片鲜红。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抬眼往上望,小腹的隆起还在。

江璟用尽一切力气高抬脖子,尽管羞愤欲死,嘴里还塞着口球,整个人像从热汤里捞出来,láng狈到她觉得晏随会认不出她了。可是他来了,他来救她了……她热切的希望就在眼前。

可是晏随没有靠近。

晏随低声命令:“给我一支消音器。”

年轻男人递上一支,晏随低头安装,手腕不断地颤抖,本来很简单的动作,他持续弄了近三分钟才弄好。安好以后,他望了望江璟,转过头,毫不犹豫举起手臂,一声闷响,跪在一边的医生胸口开出一朵绮丽的花,似乎不够,他又开了一枪。他就是要他死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