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难以启齿 > 第147章

第147章

第84+85章

江璟两股之间火辣辣地疼,她总觉得自己受了蛊惑欺骗,在心中悄悄埋怨晏随。回到家里也不敢多说几句话,躲进卫生间张开腿一点一点把内裤从bīxué中抽出来。蕾丝虽然细软,相较于细嫩的bī肉,还是显得粗糙,磨得痛了,她gān脆一把拽出来。

一条沾满了她的欲液和晏随的jīng液的内裤是见不得人的,她同样不敢多看两眼,也不敢随便丢弃,认命地将它清洗gān净才扔掉,深怕内裤被泄露出去,有别人窥探了她难以启齿的秘密。

洗完内裤,她放满一浴缸水,大白天泡起澡来。下身接触温水会热痛,她皱着眉忍下去,坐下来,手指在腿间滑动,将凝固住的体液一一洗去。终于将一身的热汗泡去,她舒适地仰躺在浴缸边,缓缓搓着肩膀被晏随咬过的地方,身心放松下来,眼睛盯着空气,迷茫极了。

她笃定自己还在耿耿于怀晏随以前的错事,就像母亲说的,晏随折磨过她,她应该要小心他,从此远离。可是她现在偏偏和晏随越来越靠拢,甚至还有点迷恋上和他亲密的感觉。

她把现在的状态归咎于自己拒绝不了欲望,她激烈的性爱体验启蒙都源于晏随,以前他恶劣粗鲁,很多次做爱都带着羞rǔ的成分,说的话更是不堪入耳,现在的他变了,他们彼此都是单身,江璟的抗拒感减轻了很多,甚至回想起来,坦诚一些说,她喜欢和现在的晏随做爱。

江璟知道现在很多男男女女会有满足自己欲望的pào友,不会深jiāo,只是肉体上的互相安抚。可是她和晏随的情况大不相同,晏随明白说在追她,她要是单方面把他当作pào友,不说明情况,钓着他不接受也不拒绝,道德有亏。

可是,她好像还不喜欢晏随,也不能答应他的追求。虽然她对他的印象确实有了很大改观,可这也不一定就是男女喜欢,可能更多是因为晏由,因为他救了自己,因为性爱刺激……

江璟最后得出模糊的结论,她肯定不是喜欢晏随,只是对他有了好感。对于和他热烈的性爱,食髓知味。

再见晏随的时间很短,他的感情那么浓烈,方式总是过于直白,以至于麻痹了她对时间的感知,其实一切还很仓促,没办法下定论。

缸里的水渐温,江璟站起身走到花洒低下,冲洗全身,制止住自己继续胡思乱想。

城西边上的墓地里,晏从德的墓碑前,站着一帮人,都是晏家亲属。晏随对外人的打扰实在不厌其烦,婉拒掉了他们上山悼念的请求。

晏由也感受到环境的肃穆,不敢去拉晏随的手,乖乖站在一边,又默默开始默默地哭。葬礼仪式大概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快到下午时分,晏随在墓前宣布所有人可以离开,他抱着晏由走在前面,紧跟着的是一些长辈,尾随在最后的是晏家旁系的小辈。

晏家主系已经没剩下什么人了,多是晏随母亲那边的人以及晏承光兄弟的后代,他们都算是依附于晏家的。

下山的过程中,晏由一直小声安慰着他,希望他高兴。

晏随把她抱上车,擦擦她的眼泪,让她自己坐好,给她系上安全带,“小夏叔叔会送你回妈妈家,由由好好陪陪她吧。”

“那爸爸呢,我也想陪爸爸。”

“爸爸还没有忙完,也不方便去你妈妈家看你。”

“为什么不方便啊……”晏由不解。

“因为爸爸以前做了让爷爷奶奶不喜欢我的事。”

“嗯……好吧,爸爸到底都背着由由gān了什么啊,我就从来不知道爸爸会gān坏事,哦……除了欺负妈妈,还半夜把妈妈抢走,由由可生气了……”

晏随扯扯唇角,轻拍她的脑袋,“乖,走吧。”

“爸爸再见。”晏由嘴上说生气,还是乖乖挥手跟他告别,心里想的都是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爸爸。

晏随自己开车去了医院,这几天忙碌,还是他第一次去看晏承光。他踏进病房,chuáng上的晏承光成了半死不活的植物人,再也不能起来疯疯癫癫骂骂咧咧。

晏随恨他,自从晏凛离开了A市,他的恨意每日递增。这个家里最迂腐的人是晏承光,不过这不是他最可恨的点,而是当晏随知道晏凛的妻子是怎么被迫害而死,那之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尽量让江璟自由地在A城大街小巷穿梭,没有给她该有的严密保护。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江璟的身上,晏随不敢想象……他时至今日一直还处于后怕当中。晏承光让他明白要时时防备的道理,上一次,险些就因为疏忽,害惨了江璟。

父亲也几乎因晏承光而死,晏随不能原谅他,但论起来,晏家的基业是晏承光打下来的,他们是至亲,他也不想让自己在小辈面前看起来孝义全无,残忍不仁。尤其是晏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