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身为棋子的少年不会在棋盘里睡着 > 第五百五十四章:断不可留

第五百五十四章:断不可留

第五百五十四章:断不可留

“你们……(我突然又有点理解快要爆炸的列车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不顾一切地跳窗了,有时候痛苦真的能超越生死,人与其说是求生不如说是‘求安生’……)”看着梵棽说着说着眼角都流出了压抑的泪水,尹浩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回忆起他所说的也正是自己当时非常忌惮的事情,那是一种看着恐怖片时明知道下一个“ju·scare”即将袭来却无法规避或保护自己视听感官的窒息感。wanzhengshu.com毕竟男主只承受了半秒的痛苦便感觉整个人的精神都要崩溃了,而且他也理解那种感觉还并不是平时玩火时那刚刚烧到手指的一刻,才感觉刀有点热而已,而是在已经蒸发了所有能保护人体的水气之后直接对身体开始侵害的苦难**,光是那一瞬间生不如死的体验都如同悬在头顶上的一把剑。如果栩棋对他也持续折磨下去的话他深知自己绝对撑不住多久。

“这……真的是能凭意志忍住的吗?”与之前的耍横不同,雨霏怀疑的口吻此时则显得怯生生的,“说实话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依泉她……疼成那个样子,虽然没有满地打滚地求饶,但在持续了几分钟的呻吟之后,真的是栩棋说什么她就迫不及待地答应什么,那一刻我甚至感觉李教官的人设都崩塌了,简直不像是她,就好像……就好像是一个妈妈他孩子的性命也被人捏在手里一样,才不得不屈服的。但是周围所有的人面对这种明显的私刑却好像一点质疑的意思都没有,果然啊……其他人都被她操控了吧?”

“(这n太可恶了……但我也能理解李教官,那确实不是只凭意志能坚持得住的……)”而正是因为对于那份痛苦的感同身受,尹浩才对这种持久的神经折磨深恶痛绝,他也还记得自己有一次在训练中手臂被依泉反拗的时候,便马上叫苦不迭,但与那一瞬间浑身都要被灼烫蒸发的痛感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

“虽然我不知道栩棋对她运用的痛觉感受是什么,但想要让她屈服肯定不亚于对我施加的程度,她作为曾经的职业军人光凭意志能坚持几分钟已经算是很可以的了,毕竟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有被燃烧弹滴液溅到却不动声色的承受力,而且又不是谁都有条件让芯片分担一部分感受……就像我一样。”

“这是真……真的吗?”雨霏吸了一下鼻子,语气可算是平静了不少,“对不起……我刚才……”

“(啊?梵棽这是说了啥?)”尹浩也不知道梵棽是不是为了打圆场,他可记得栩棋明明说她可以隔绝他的身体与芯片之间的电信号联络,但优等生还是表露出了自己所持有的“盘外招”,感觉这好像就是为了哄这丫头,给自己比依泉更坚强硬是找了个理由一样,“(这也行,虽然听说女人耐受能力更强,但只要都是经过特别训练的话,难不成男人底下内两个玩意是白长的吗?)”他还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能跟练习更为频繁的雨霏打个五五开,不也是凭借男性生理上的优势吗?

“没事,但如果我们对于栩棋现在所掌握的情报无误的话,即便是对于她来说,要同时控制那么多人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要影响思维层面的意识,光是理清那样繁多的电信号,也比篡改视听神经信号要复杂得多。不然若是很容易做到的话,她也没必要在有背后势力封锁消息的配合下,还一直演戏和立人设,只要让所有人无限排挤我们,不死也在学校呆不下去,根本不会为我们暂住在旧医务室进行保密。而既然她这么做了,排除一定要装这个逼以外,我想她应该是为将来的事情进行另外一种试验吧!想要操控大多数人的人心最重要的是形成一股单人力量不敢反抗的氛围,让一个集体的人与人之间互相催眠,互相监督才是最省力的方法吧!久而久之即便还会有人的想法不愿意随大流,也会逐渐习惯了排挤少数群体,并对他人的加害采取双标的态度而熟视无睹……”

“(所以我们几个还不会被控制,是因为在异能方面的特殊抗性,还是思考的时候神经信号比别人的运行模式更复杂呢?栩棋说她现在确实跟不上颖颢的速度,那么假以时日,她变得更强之后,对于我们的彻底控制也将会是迟早的事情吗?如果不是她之前有意隐藏,我都能感觉到她对我能够影响的部分越来越多了,她到底有没有在短时间内进一步长高从而能力变得更强啊?看来留给第六小组的时间不多了呀……)”

“那确实……说来也真是神奇,在这学期开始之前,我一点也没有想到过栩棋的能力是读心和操控思想,也没有感觉到别人都被她控制了……”

“哦?有意思……那么,琰玥当时也是这样的吗?”看来梵棽并没有这种错觉。“嘶——”现在光是听到这个名字,尹浩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我到底是怎么了?栩棋的蛊惑真的恐怖如斯?我要是仲裁委员会的人这不来一手‘此子断不可留’吗?)”

“嗯……她当时也觉得会长做得没有错,知道她并不会被控制也是之后的事情了……”雨霏回头扫过一眼尹浩的面庞,后者不懂为什么对方提起琰玥的时候要看向自己,瞬间表现出非常的紧张,好在她又马上转过去对梵棽补充了刚才那个动作的意图:“甚至在当时都觉得大家对师傅……对尹浩的孤立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为从普通人的视角他当时就是一个很孤僻与偏执的人啊,还跟一个喜欢拍女生的油腻男玩得那么好……”

“(我居然也是,如果不是后面的事情和特别的因素,我很可能也会一直以为栩棋只是一个日理万机又心思难以琢磨的学姐吧?那个时候即便是最恶劣的猜想,亦不过是觉得她的关心和独断都是为了自己积累人脉从而顺应家族的体制过渡到上流社会中去,谁曾想她才是利用手中的一切,只为迫切想踢翻一切旧体制的人……虽然一直没有后悔自己的坚持,但在当时也会在潜意识中认为是因为自己的固执和不合群才导致被孤立与批评,毕竟我那个时候对自己异于常人的地方和经历还是心里有数的,甚至都能理解从外人的视角看自己会有多么糟糕,咱都已经做好隐忍至少三年的准备了,谁知道早就给自己定下‘三年之期’的竟然会是她?)”

“不过虽然我和琰玥觉得他很怪,但平日里我偷偷看到尹浩的时候却也觉得他还是很乖的呀,印象也不算太差吧?如果非要说风评被害,那主要还是因为那头家伙……”雨霏对于她已经跳反的“搭档”果然是耿耿于怀。

尹浩听了这话也开始反思过去是不是因为自己不愿与他人交流,以及对方的pua等精神霸凌,让他在潜意识里都把自己也摆在一个很低下的地位了,“(但果然最关键的问题还是不应该跟那逗逼鬼混在一起吗?)”

“真的吗?可我听说你跟杜尹浩的正式认识过程也很不一般啊!”梵棽这家伙知道的事情好像也不少,天知道他的同事们平时到底会盯着多少个地方,“你接受他的时候好像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而并没有显现出多少与尹浩糟糕风评所匹配的排斥感啊!”

“啊这……是某个大型牲畜跟你说的吗?”雨霏这里应该指的是逗逼,措辞果然比之前更严厉了。

“我对于‘泊棠兄’是否拥有完整的语言逻辑能力抱有一丝小小的怀疑……”他居然也知道鹏飞原来的名字,“而且类似的怀疑对于每个人都是等同存在的,你应该不会介意这种……‘礼尚外来’吧?”

“(听上去这是一种对对方身份同样抱有疑问的高情商说法……)”此时尹浩也是自然而然地联想起之前栩棋的那样一套“第六小组充斥着假学生卧底,区别只在于谁藏的深谁藏的浅”的说法,不过他已经暗自下定决心不再理会她没有根据的胡说八道,除了关于琰玥的那些让他怎样都无法忽视的内容之外:“(啊,我这是怎么了……从刚才颖颢传送出去之后也不知道她休息多久了,是不是琰玥马上也要回来了?好急……)”

“那……难道是师傅?”于是雨霏又回过脸皱着眉头凝视着尹浩,虽然看表情多半只是开玩笑,但这种时候保不齐梵棽又会胡思乱想。

“没……(没有没有,那种事情我怎么会到处乱说呢?)”而尹浩连连摇头,并且突然也感觉到尿急了,这主要倒不是因为他对当下的事情感到心虚,而是突然有一种既希望琰玥平安地回来又怕见到她的紧张感,特别还是要同时在颖颢的面前,说不清到底是兴奋还是担忧,总之真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