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农门团宠小木匠,养家路上开挂了 > 四十九 拜见谢公子

四十九 拜见谢公子

不是说家里人做的吗。

沈漾看破不点破,冲着白月疏比划了个嘘的动作。

小姑娘笑了笑,“得了,回去吧,这两天我估计过来的勤,届时你得抽空一起过来。”

她是个有道德的工匠,坚决不私下联系顾客。

白月疏说好,这会子对于沈漾的新身份,隐约有了点想法。

他们来的早,现下不过中午。

二人上了马车,白月疏说带沈漾和谢言川去吃饭。

当然,首先得先找到谢言川。

衙门近来焦头烂额。

栖风书院放中秋,回乡得孩子算到现在已经整整丢了五个了。

开始还是小孩子以为贪玩,衙役们帮着找了几天没动静,在公告上贴了画像。

随着人数越来越多,拥堵的孩子父母每日守在衙门口等着消息,县令是一天天的让衙役找线索。

他们现在掌握的除了知道都是栖风书院的学生,其他再无相同。

谢言川到的时候县衙门口已经坐了很多人了,因为身份问题,他用两个铜板在小摊上买了个草帽。

遮住眉眼之后这才靠近人群。

最前边跪着几对中年男女,看穿着打扮各有不同,一个个都是在哭自己的孩子。

围观的百姓指指点点,谢言川跟着听了几嗓子,多数都是说可怜的,也有表示肯定是栖风书院的问题,是不是院长得罪人了。

有反驳的表示得罪人找院长啊,找孩子干啥,知道点内幕的朝着衙门抬抬下巴,表示院长早都被叫来衙门了。

他邻居的三姑奶奶的表舅的四侄子的小女儿就在栖风书院的院长家里做工,主家已经几日未归。

院长夫人找了好几个德高望重的,估计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呢。

谢言川顺着话音看向紧闭的衙门,衙役都出去了,县令在地牢审查书院。

那天布谷鸟叫之后,他在山上见到了谢家的暗卫。

太妃一脉越来越猖狂,皇上手下能用的人才不足,本想着扩大科举,选用更多的人才。

这事被暗暗压下来,他已经吩咐暗卫调查书院,究竟是只有一个明悟城出事,还是别的城镇也有学生丢失。

在这听不到重要消息,

他不过短短站了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少年人朝着记忆里城门口的方向走去。

人群熙熙攘攘,有来有往。

小摊上摆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守城的守卫手握长枪,熟悉的老位置,腰间挂着葫芦的首领半闭着眼睛。

不知道听到什么,这人耳尖微动,随后站起身子冲最近的守卫抬抬下巴,“撒个尿,看好这里,有可疑人员赶紧上报。”

因为栖风书院一事,他们被要求也有任务。

守卫搭了笑脸应下,首领溜溜达达,顺着墙根拐弯,小巷子口清净幽深,正前方站着个一身黑衣的少年。

首领正了脸色,双手抱拳,单膝跪地,“冯虎拜见谢公子。”

谢言川嗯了一声,示意冯虎起来,谢家听命于当朝圣上,先帝昏庸,太妃巴政,前朝留下诸多后患。

皇上登基之后,手上没有实权,只能同谢家合作,以谢家有罪流放,实则收集证据。

为此,皇上在身边只留了保命的暗卫,剩下的便都和谢家培养的死士一起放出宫。

冯虎便是皇上的人。

也是在明悟城里替谢言川传递消息的眼线。

“关于栖风书院,冯大人可有线索。”

若是算起来,县令估计都不如冯虎知道的多,毕竟术业有专攻。

果不其然,冯虎从怀里取出一方密信交给谢言川。

“谢公子请看,栖风书院的院长,早年曾是太傅林平江的学生。”

林平江是太妃的亲哥哥,皇上初初登基,太妃本意是让林平江领摄政王的职位。

如此一来,皇上便只是个傀儡。

这还是谢家在朝堂上撒泼打滚,说跟林平江这个老不死的向来不和,他要是当了摄政王,第一个弄死自己。

要真这样,自己这个将军就不干了。

谢家历年镇守边关,因为有他们,蛮夷不敢来犯,何况谢家军听命主帅,若是换了其他人,还真不一定能守的住。

林平江面色几经黑白,基于脸面,这人只得主动上前请缨,“臣担不起摄政王的职责,日后能辅佐皇上便是臣之幸了。”

这事当然是皇上和谢将军提前商量好的。

摄政王一事不了了之,太妃心下不甘,又开始想别的阴损。

谢言川一目十行看完密信,下边的地址特意拿朱砂标注,他单手点了点。

“明悟城外有铁矿山脉?”

冯虎应是,“属下在明悟城白日当值,晚上借由身份曾四处打探,铁矿山脉就在栖风书院后边的山林里。”

明悟城地处平原。

小山脉也不过几百米高。

谢言川像是想到什么,把密信折好还给冯虎,随后同这人耳语几句。

冯虎点点头。

白天的巷子人迹罕至。

谢言川把草帽随手送给旁边卖菜的大爷,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面色如常往城门口走。

城内有棵梧桐树,下方遮住一片阴凉。

他这边刚站定,马车自远处而来,沈漾掀开帘子,“谢言川,上车。”

随着少年进入车厢,冯虎打了个哈欠,装作没睡醒的样子又晃回自己的老位置,他揉了揉鼻子。

“发现什么可疑人物了没。”

守卫摇头表示没有,这人嗯了一声。

不管什么时候过来,江南岸永远人满满的。

沈漾上次没能进去坐坐,这次有白月疏,她和谢言川永远在大堂的角落找了个位置。

小二过来招呼,白月疏对这边挺熟,叫了几个招牌菜。

三个人吃不了多少,小二下去准备。

小姑娘凑近沈漾,从怀里取出在高家量好的尺寸单子,“漾漾,这个、你打算怎么收费。”

原先做家具,包工包料的情况下是三十两一套。

但高府的几个夫人挑剔,大夫人要梨花木,二姨娘要松木的,索性之后跟管家商量之后。

由他们提供木料,铺子这边负责定做。

管家表示之后会跟老爷汇报的。

只收取手工费的话,沈漾沉吟片刻。

白月疏举了举手,“漾漾,这次的定制走白家铺子的账,但不管多少银子都是你自己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