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清末的法师 > 第113章 跟我比人多?

第113章 跟我比人多?

而刘永和等人确如俄国兵所想那般,当发现俄骑兵被赵传薪等人吸引开后,慢慢松懈下来。

天色刚刚放亮,他们已经疲惫不堪,走到一处老百姓家,实在走不动了就去敲门借宿休息。

这百姓见这么多人马,人人带枪,还以为绺子来打劫,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刘永和温声说:“别怕,我们不是绺子,只是赶路疲惫了休整一番。你给准备些吃的,这几块大洋是伙食费,有好的尽管上。”

鹿岗镇也差钱也不差钱。差钱是没钱大规模建设,不差钱是因为如果不进行建设,余钱还是不少的。

刘永和深知辽地百姓很苦,所以出手异常阔绰。

那百姓见此,终于放下心来,笑着接过钱,把家里的鸡鸭全都宰了……

这群人刚吃完饭,没等着睡一会儿,就听放哨的说俄国骑兵追了上来。

刘永和大吃一惊,赶紧叫人布防,干脆以民房的泥巴墙为战壕,准备就地反抗。

那群骑兵到此,就遭到了非常强力的伏击。

当场,就是五六人落马。

他们反应很快,下马便开始回击。

刘永和等人虽然打了俄国骑兵一个措手不及,但对方的火力也异常凶猛,压制的他们不敢冒头。

战斗持续两个多小时,互有死伤。

就在这时,忽听得远方马蹄隆隆。

浩浩荡荡数百人汹涌而来。

刘永和面如死灰。

李光宗嘴唇苍白,牙齿打颤的问:“刘教练,谁来了?”

刘永和苦笑:“怕是俄国骑兵的援兵到了。”

众人一听,顿时面如土色,各个都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

刘宝贵还喃喃自语:“俺才刚娶媳妇没多久那……”

一个保险队成员嘴里叼着一根鸡骨头,含糊道:“怕个屁,老子跟他们同归于尽!”

然而,却听得一阵爆豆般的枪声,以及那边俄国骑兵的惨叫传来。

所有人都愣住。

好像不大对劲!

咋听着是俄军和“援军”干起来了呢?

刘永和抬头一看,眼睛瞪的溜圆。

远处,黑压压一片不下数百人的武装队伍出现,正将俄国骑兵打的抱头鼠窜。

俄国骑兵上马,朝着东边开始逃跑。

而后面那些人当中的一人,骑马带着五六人跟着冲出来,之后有骑马的,有跟着跑的,乌泱泱的全是人,一股脑的追着俄国骑兵而去。

待得近了,刘永和仔细一看:“我曹,是传薪,传薪带着人来救咱们了!”

要说也是巧合,昨夜赵传薪逃跑路上竟然碰上了一伙人。

这伙人由杜立三带队,足有百人之多,也是荷枪实弹。

双方一照面,都是欣喜不已。

赵传薪立马让杜立三派人去找张作霖,让张作霖还上次的不杀之情,又聚拢了百八十人。

而这里是张作霖老大哥冯麟阁的地盘,冯麟阁和日本人走得近,听说了大名鼎鼎的“混元霹雳手”号召群雄,这种痛打落水狗还能落得日本和混元霹雳手两方人情的事,哪里能不干?登时又叫了百来号人。

于是浩浩荡荡的杀了回来。

赵传薪哈哈大笑:“俄国佬,跟我比人多?”

这一场追击战,将俄国骑兵杀的丢盔弃甲,哭爹喊娘,最后撂了不下五十六具尸体,才算四散逃离了追杀。

赵传薪和俄国骑兵拼刀,一连斩杀三人!

之后,他满脸的疲色,强打精神朝杜立三、张作霖和冯麟阁派来的金万福拱拱手道:“今天承蒙各位好汉援手,这个人情赵某记下了。”

杜立三赶忙摆手:“赵队长过了,过了,杜某能有今天,还多亏了赵队长。”

张作霖则道:“上次是张某的不是,能帮上混元霹雳手的一点小忙,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自从上次得罪了赵传薪,他连做了许久的噩梦,梦里自己总是被一道雷给劈的外焦里嫩。

这次算是一睹真容了。

金万福也好奇的打量眼前这人,传闻此人总是单枪匹马杀日本人,杀俄国人,但是中国老百姓不管是穷人还是富户,他都秋毫无犯。并且还广施善财,援助辽地的难民。

这会儿一看,此人满脸大胡子,言行放浪不羁,身材高大但并不算魁梧,长得颇为英俊不凡。只是那如神般的枪法,竟是比杜立子还要厉害几分,让他印象深刻。更深刻的是赵传薪敢于拎着那把奇特的刀,和那些哥萨克骑兵拼杀,看着并不魁梧的他,竟然没有一合之敌。

这特么就厉害了,在古代绝对算是绝世猛将了!

他们敢跟哥萨克骑兵拼枪,但是绝对不敢在马背上拼刀。

金万福抱拳:“今日见阁下风采,足慰平生。”

今天的赵传薪格外给人面子,毕竟人家帮了大忙。

所以哪怕眼前此人今后会成为日本人的走狗,他也没有加以颜色,反而笑容可掬道:“谬赞谬赞,跟各位在绿林上的作为比起来,赵某不过是瘸子打围坐山喊,只是一点名声漂亮些而已。”

这边正商业互吹,那边,三伙人的手下却为了缴获俄国骑兵的马匹装备差点动起手来。

杜立三、张作霖和金万福顿觉脸上无光。

看看人家保险队的人,压根就没往那瞅一眼,没有赵传薪的命令简直就是不动如山。

“赵某这次有急事,急着赶往关内,暂时就不能和诸位把酒言欢了。待赵某回来之时,再答谢各位的援手之情。”

杜立三却道:“赵队长,现在到关内的火车停运,你想去关内怕是要靠马了。但这一段路,不光是有马厩行,还需要关系。我已经打通了这条路的关系,不如由杜某派人送你去山海关。”

金万福不无嫉妒的说:“杜立子你的商道倒是让你赚的盆满钵满。”

杜立三笑笑没搭茬。

这让赵传薪想起了杜立三似乎有一条独门商道,就说:“那就有劳了。”

之后,赵传薪又对刘永和嘱咐了一番,带上了二肥子,高丽,刘宝贵以及李光宗一行人,随着杜立三的人走了。

各个山头的绿林人士也抓紧散去,俄人军队被击溃,但俄军主力还在,此时退守到四平街驻守,万一派人来围剿那乐子就大了。

绺子比正规军的好处就是,随时都能化整为零,你根本分不清是绺子还是老百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