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大神看书 > 长生武道,我只修炼毒功 > 第十六章 揣测人心

第十六章 揣测人心

看见赵莽身后多出来的一个人,赵华也是有些疑惑问道。

“哎!你这个小子,差点把你给忘记了。”

赵莽又是一把将苏凡拎了出来,旋即说道:“昨晚多亏了这小子,不然我就死定了,来来,跟三少爷打个招呼。“

赵莽此话一出,周围顿时惊起了一片哗然,看向苏凡的目光中,不由多了些怀疑。

赵莽乃是炼骨境的武者,苏凡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拿什么救的赵莽?

童子尿吗?

不过看赵莽并没有说笑的意思,其余人也是不敢多嘴。

如同家里长辈让晚辈认人一般,苏凡一看四周的目光都是聚集在自己身上,不由讪笑一声,恭敬道:“见过三少爷!”

“想不到,我们还挺有缘的。”

赵华看到这人竟是当日买毒粉的那个少年,先是愣了一瞬,旋即笑道。

“你们认识?”

赵莽不由诧异道。

“嗯,我们在春草堂见过一面。”

他对苏凡还是有些印象的,不过他也察觉到苏凡眼底的防备,所以并未将苏凡买药的细节说出来。

在他看来,既然赵莽都说了是苏凡救了他,那就说明苏凡应该不是山匪一类,没必要去深究太多。

而且他也明白赵莽的为人,那就是护犊子!

“哈哈,那最好了,我还想跟三少爷打声招呼,打算将这小子纳入巡山队呢!”

看到二人认识,最主要的是赵华对苏凡还有着印象,那事情就更好办了,毕竟苏凡年龄尚小,也不是武者,还没达到招纳要求。

“这些事,赵莽大哥拿主意就好。”

这就算是默认了。

“哈哈!好,那我们先去那边再谈。”

赵莽拍了拍苏凡肩膀,示意他跟上,再度对着赵华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后向着茅屋行去。

苏凡跟在后面,他心里总算踏实了不少,这赵华还真是人情练达,就算是知道苏凡购买过毒粉,却依旧没有当面捅破他,还允许他加入巡山队,这也算卖给了赵莽一个面子人情。

来到茅屋旁,一群人则是将赵莽与赵华围了起来,嘘寒问暖。在得知赵莽突破到外劲武者时,更是直呼莽哥威武。

这般看来,赵莽这人缘在巡山队中还是挺不错的。

待得众人散去,赵莽先是跟苏凡打了声招呼,便与赵华入了屋内,想必是商量事情去了。

苏凡也是闲的无事,他四处看了看,发现这些人目光都是时不时朝他这边看,想来,他救了赵莽的消息已经是传开了。

没有去在意那些低声议论,苏凡径直来到那只被称做阿财的狗子旁,拿出一块没吃的干粮,准备逗一下这个狗子。

“当日若不是你,我也没有这拍马屁的机会,来,爷赏你一块饼子吃!”

看着身前黄毛黑嘴,狗嘴冷得打颤的阿财,苏凡径直将饼子扔了过去。

谁知阿财竟直接狗爪一刨,将饼干刨到了身后的狗粪中去,而后目光极为人性化地睨了苏凡一眼,似是在告诉他:“什么玩意,狗都不吃!”

“这可是我最后一块干粮啊!你不吃也别刨狗粪里去啊!”

苏凡恨的牙痒痒。

他哪里知道,阿财每天的伙食有多好,天天白面馒头加肉,哪里会吃这些粗粮烂饼,在这个镇上,过得不如狗的可大有人在。

正当苏凡准备过去将饼干挑出来,再放阿财狗盆里,恶心一下它时,身后却传来了赵莽的声音,示意他过去。

此时赵华等人已经尽数离去,卡点的人也是少了许多,赵莽将其余人支开去巡山后,再度将苏凡叫进茅屋,关上了门。

“莽哥,干嘛搞得神神秘秘的。”

苏凡一脸疑惑,却是看到赵莽阴沉下来的脸色,心里暗感不妙。

“哎惹!这货该不会是想翻脸不认账了吧!?”

苏凡心中的草泥马正在极速酝酿着,他还是太嫩了啊!

“小凡,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修炼毒功了?”

出乎意料的是,赵莽问出了一个危险的问题。

他此时目光严厉地盯着苏凡,颇有一种长辈训晚辈的严厉。

“看样子,这应该是赵华告诉他了吧。”

“而且,也不像要杀我的样子。”

苏凡心里不禁暗自摇头,这赵华看起来儒雅,心计却是深似海,不过他没当众拆穿我,应该是给我这个坦白的机会吧,毕竟是自己救的赵莽,他也断定赵莽不会杀他!

既然如此,那就摊牌了!

他深吸一口气后,认真说道:“是!”

看到苏凡说得如此果断肯定,赵莽那股严厉瞬间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柔和。

“你这个小子啊……也太乱来了!”

赵莽直接快速走到苏凡身旁,一把抓住他的手,内力直接涌出,一探,脸色直接难看起来。

果然,在苏凡体内,他感受到一种腐蚀性极强的毒力。

“唉!”

“你可知道,修炼毒功的后果?”

“我知道。”

“那你还练!”

赵莽眼见苏凡已经练出来毒血,他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再挽回,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毒血已成,除非有着化劲高手将其体内的毒血炼化剔除,才能转化为正常的武者修炼。

可化劲高手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寻,就连赵莽本人也没见过几次,别说请别人帮忙炼血散毒了。

看着赵莽那不断变幻的脸色,苏凡心里第一次涌上了真实的愧疚。

他左猜右猜,不断揣摩别人的意图,试图保全己身,可没想到,这次竟是错得离谱,错怪了人家的好意。

“莽哥,对不起,我瞒了你,我也只是需要力量,不想再做一个任由人宰割的‘人’。”

虽然自己体内啥事没有,但苏凡此时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罢了,这也不怪你,你那毒功还是先别练了,我过些日子会去省城一趟,再想想其它办法。”

赵莽摸了摸苏凡脑袋,如同一位老父亲般嘱咐道。

“嗯,我知道了。”

心头涌上一抹莫名的酸楚,也许是受到前身的影响,心有所缺,最是受不了这些东西,苏凡差点也没忍住,只能急忙郑重地点点头。

“好了,本来想给你一套功法修炼的,没想到你已经练了毒功,冒然再修炼会出事的,所以,这些钱你先拿去用,花完了再找我拿。”

赵莽拿出一个钱袋,放在苏凡手上,再度叹了口气。

“先回去休息吧,明天直接过来这里报道!”

赵莽的话语不由变重,那是心里堵的。

“嗯,莽哥,那我先回去了,你也多注意休息。”

一改往日的圆滑,苏凡开口道。

眼见赵莽摆了摆手,苏凡径直推门而出,随后对着山外而去。

看着苏凡单薄的背影,赵莽不由再度叹了口气。

“真是个乱来的小子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